首页 媒体 创投 政策 生态 币圈 技术服务 应用落地 数字资产 营销推广 黑名单

P2P状况调查:挺过暴雷潮与合规检查后 春天还会远吗

2019-01-02

 2018年以来,区块链推广P2P网贷行业在宏观经济下行、合规整改备案延期、年中“暴雷”危机的多方夹击下,由持续多年的增长调头进入下行阶段。下半年以来,监管部门对P2P网贷行业的约束增强,政策的推动让合规备案成为了网贷全行业的核心要务。面临巨大的压力,不少平台选择退出,但也有很多平台依然坚守。

雷潮下的阴影

P2P网贷行业的高速增长在2018年戛然而止,并在下半年后急转直下。

从平台数量来看,自2017年7月到2018年6月的一年间,P2P平台新增141家,消亡1407家,消亡平台数量是新增平台的10倍。在暴雷高峰7月,仅半个月就有131家P2P平台暴雷倒闭。至2018年第三季度时,还在运营中的平台数量已经减少到2017年的一半。

P2P状况调查:挺过暴雷潮与合规检查后 春天还会远吗1

从贷款指标来看,2017年上半年P2P贷款余额已超过了1万亿元,单月借款人数最多时超过500万人。2018年开年以来,P2P贷款余额由1.3万亿元一路下滑,尤其是下半年,受平台“暴雷”影响,P2P贷款余额比年初下降20%至将近8000亿元,当月借款人数由约430万下降至280万。部分互联网金融领域的信贷资金重新回到银行体系。

“这个行业,首先都不用回避,区块链积分流通肯定是在冬天状态”,维信金科(2003.HK)CEO廖世宏直言,由于监管政策的不确定性,大部分的公司都会偏向保守的策略,持观望态度。最终反应在资本市场上,最明显的现象就是股价下跌。

廖世宏认为股价惨跌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监管的不确定性。一旦监管政策出台,网络借贷遭到禁止,利润还在不在都成问题。二是投资人买股票看中的是公司的未来增长。众所周知的情况是各家平台目前都被要求只做存量业务。理性人的反应自然是,先把股票抛掉,等行业哪一天稳健的时候,有快速的增长的潜质的时候再加仓。

另一方面,2018年也是互金企业上市的大年,有9家互联网金融企业在境外上市。其中,纳斯达克上市的有爱鸿森(AIHS)、点牛金融(DNJR)、品钛(PT)和360金融(QFIN);纽交所上市的有小赢科技(XYF)和微贷网(WEI)。香港上市的有3家,分别是汇付天下(01806.HK)、51信用卡(2051.HK)和维信金科(02003.HK)。5家提交招股书的企业是,拟登陆纽交所的萨摩耶金服(SMY)和泰然金融(TAI),拟登陆纳斯达克的嘉银金科(JFIN)以及拟登陆港交所的我来贷和凡普金科。

备案是场硬仗

 

2018年9月以来,各地网贷平台先后步入自查、现场检查和行政检查的备案步骤。

“行政检查没有那么简单,不是一个电话打过来通知,然后把资料交掉就完成了”,华夏信财CEO李彬告诉澎湃新闻,网贷机构备案检查的过程非常详细,外部会计和律师团队会同步检查所提交的数据以及交易流程是否属实,过程中还需要提供业务演示,查看出借人到借款人的匹配方法,资金的来龙去脉等。“他们会从多方面看我们系统,而且不是抽查,是全量数据检查,详细到一分钱都要查”,李彬说道。

根据大多数地区监管部门的时间要求,行政检查已经在12月底进行完毕。然而,完成检查的平台也不代表能“保级成功”顺利备案。从华夏信财的受检情况来看,三次检查并不是相互独立的科目,而是条件结构,即每一波检查都要从头走一遍。比如这次行政检查,就是由第一波的自查报告开始,通过之后再查第二步,最后到行政检查。在三次检查中,李彬认为最后的行政检查相对更加仔细。

此前,有消息称监管部门委托的检查团队对网贷机构进行的是“驻场检查”,团队像公司员工一样,在检查阶段每天到公司报到。但从华夏信财的情况来看,事实不尽如此。“他们会在一段时间内多次到场,每次带有不同的目的,有时持续整天,有时半天就结束了”,李彬介绍道,最后会出具检查团队的意见和区里、市里的意见,外加本公司的签字,确认检查的结果是多方认同的。

“说实话我是欢迎检查的,因为检查过程其实也帮我们发现了一些合规上的、业务上、流程上的盲点,还有一些以前自己看的时候,确实没有发现的问题”,李彬谈起了对备案检查的态度。

此外,针对FDI(外商直接投资)背景的机构是否遇到相比境内机构特殊的检查,澎湃新闻从李彬处了解到,与同业相比,在检查的过程中,不论是作为FDI的华夏信财或者作为外籍人士的李彬本人,都没有受到任何偏见或优待,检查机构对此事的态度完全中立,检查的项目也是大致相同的。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